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十分钟的尴尬
十分钟的尴尬

十分钟的尴尬

莎莎是我们的忠实客户,她第一次使用我们的产品,全因朋友的一次「作弄」
莎莎很注重个人卫生,有用棉条的习惯。
在七月某个週未的晚上,莎莎跟三位友人打麻将,期间,三人大谈「性经」,友人甲说她的男友性技高超,把她弄得死去活来,友人乙大谈她男友是何等不济,她唯有自慰渡日,友人丙虽毫无经验,但也评论色情电影的情节,唯独是莎莎,总是尴尬非常,不愿加入讨论。
到了零晨二时,莎莎去了躺洗手间。
三人闲聊,友人甲突提出一方案……于是,她们把莎莎手袋内的棉条都掉进垃圾桶……快天亮了,行动开始,友人故意弄翻莎莎的茶杯,茶沿着椅子向下流,弄湿她的裙、白色内裤及棉条,令她非常的不舒服。
于是,友人提议她换上自己的睡裤,明早才换回裙子,莎莎答应了,但棉条染了茶渍,很不卫生,可是找遍手袋,也没有新的棉条。
友人见状,便问:「你在找什幺,可以帮你吗?」莎莎尴尬地说:「我找不到棉…..条……」「女人东西,问我们借便行。」
「但是……」「不合适总比不卫生好,但我用惯了偏硬的棉条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」
「当然不会,乾净便行了。」
就这样,莎莎便戴上了这条特製棉条。
早上八时,莎莎穿回裙子,离开友人家。
众人便问友人甲:「她毫无异样…..」友人甲:「哈,当然,这是先进的东西,我按了时间製,将在两小时半后启动十二号模式,那时,棉条内的宝贝定让她坐立不安,待会我们打电话听她的呼吸声吧。」
八时三十分,莎莎在观塘站的地铁列车上,正前往油麻地,由于人多,莎莎只好倚在玻璃。
突然,莎莎感到一阵酸麻,双脚不其然夹住,幸而立即拿着扶手,才不至跌倒,但那种感觉并没有中断,她总觉有些东西在阴道内震动,隐约的刺激她的阴道,令她浑身乏力,双脚一直夹住,不消五分钟,爱液已氾滥,她已不能故作若无其事,双眼失神的左顾右盼,呼吸也急促起来,但她还是努力的忍着,此时,坐着玻璃旁的男乘客「之劲」已察觉这位女仕有点不舒服「很舒服!」,便问:「小姐,看你有点不舒服,不如让你坐下。」
莎莎望向之劲,但两眼已无神,无意间给了个挑逗的眼神,令之劲不知如何是好。
莎莎坐下,立即跷起只脚,情况似乎有所改善,稍定神,便向之劲道谢。
但此时,震动模式改变了,愈来愈猛,莎莎使劲的夹着双腿,她感到内裤彻底地湿了,但地铁人多,她能做的实在不多,只望车子快到总站,让她回家替换。
看来她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了,振动器正展开第三轮攻击,时而震动,时而停顿,令她的双腿时开时合,面色也变得古怪了,似笑非笑,似痛非痛,加上轻咬红唇,深沉呼吸,令不少察觉她有异样,她只好双手掩面,控製呼吸。
突然,电话声响,她正全神贯注的忍耐着,心想,若此时接电话,说不定说不出话来,于是她不接电话,但电话一而再,再而三的响起。
她只好接电话,另一只手则在轻抚额头。
她吸一口气,好不辛苦,挤出气力说:「喂。」
「莎,你没事吧,听你说话没有气力。」
友人明知故问,「我…..没事….」莎莎吞一口唾液才说出几只字。
「那便….」友人想拖延时间。
「电…话…没….电…..迟些…呀」莎莎忍不住了,呀的一声,她立刻关掉手机,并用手掩口,以免再次呻吟。
友人甲:「大家听到吗,十分钟而已,小宝贝已令她说不出半句话来。」
友人乙:「是啊,它果真厉害,看来她回不了家,哈哈。」
振动器又展开新一轮攻击,这次主攻阴道出口处,接近阴核的地方。
莎莎这趟真的受不了,她虽强忍呻吟,但全身抖震,之劲很清楚的看着她小腿震动,快从椅子倒下来,但人太多了,他帮不了忙,而莎莎呢,正在高潮边缘挣扎,她心想,现在全身抽搐,走不了,万一忍不住,叫了出来,情况真是一发不可收拾……下一站是旺角……还有一个站,但莎莎还能撑多一会吗。
在週日早上,在旺角站,几乎所有人都下车,只剩下之劲和全身抖震的莎莎。
之劲走到莎莎旁,问:「小姐,你真的没事吗?你真的很不舒服。」
莎莎只懂摇头,之劲唯有坐在她身旁。
终于到了总站,车子停定了,莎莎想起身离去,但她一站起,刚巧又碰上振动器的第五轮攻击,位置一样,但力度频率加倍,她真的真的受不了,要倒下了,此时,之劲一手搂着莎莎,二人站起来呈拥抱状,她双手捉紧之劲的衬衣,头倚在他胸口,多幺温暖,多幺安全,她忍不了,呻吟了,呀呀……,之劲抱紧莎莎,怕其他人听到她娇媚的呻吟声,但这样的抱紧,令莎莎的双乳亦受到刺激,呻吟声更见频密。
在另一边厢,莎莎的双手亦拚命的捉紧之劲的衫,一鬆一紧,他的衬衣给弄皱了,同时,她的双腿仍在抖震,之劲好不辛苦,才把她拉出月台,二人就在月台站了十数分钟,待莎莎的高潮完毕,才让她坐下来。
看来莎莎已恢复了神志,之劲便问:「刚才…..恕我无礼,你是否….性高潮…。」
莎莎满脸通红,但心想人家「救」了自己,便答:「我想…是吧….,我只知刚才有一股热力从….那里往全身扩散,我呼吸睏难,我神志不清,我肌肉抽搐…我….对不起…我实受不了。」
「我明白,不能怪你,但…为何….在地铁内…你明白吧…」「我不知道,我想是….那硬棉条,友人骗我把它放进去….」「朋友….她们竟然…算吧,看来你也控製不了它,你住在哪,我送你回家。」
「不,我跟家人同住,我不想他看见那东西。
不如到你家,让我自己拿掉。」
「好吧。」
虽然振动器停了,但在高潮过后穿着充满爱液的内裤步行十数分钟也不是易事,莎莎总是不其然的夹住双腿,之劲也察觉,只是装着看不到,并一直不说话,怕她又再呻吟。
终于到了之劲家,莎莎礼貌的问洗手间在哪,便冲了入去,「呀…」..「呀….」….十分钟了,她还未出来,「你没事吧。」
之劲问。
莎莎哭着走出来,搂着之劲:「我脱不下,我一用力,便浑身无力,它…被黏着。」
「等多一会吧….。」
之劲安慰莎莎。
「我不要等,我害怕那东西…」她愈哭愈烈,「不如,你帮我…。」
她急疯了,之劲当然不肯,莎莎哭成泪人,之劲心想,人家哭成这样,我又有什幺可以尴尬呢,便应承莎莎,便叫她躺在自己床上,双腿放开,之劲先脱下莎莎的内裤,然后使劲的把振动器拉出来,是的,振动器加上湿了的棉条,紧紧的被阴道包着,之劲一拉,莎莎的敏感带再受刺激,顿时腰肢一伸,不禁呻吟,但之劲总算把它拉了出来。


【完】